环球时报:不中国 半岛终战宣言无效可随时推翻 半岛

 

  假如没有中国付出坚苦卓绝的努力,将不会有今天的停战协定。

  1950年暴发的朝鲜战役于1953年7月27日结束,当时只签署休战协定,而非跟平公约,因此严格来讲,朝韩仍处于战斗状态。

  中国的分量

  从“四方”变“三方”,旁边经历了什么?

  这是不沉迷于外交虚荣的清醒看法。

任务编辑:霍宇昂

  (陈小刀对本文亦有贡献)

  消息来自于“华盛顿和新加坡高层知情人士”,“知情人士”称,终战宣言将是此次朝美峰会中最引人注目的成果,甚至超过无核化将达成的基本协定。

  原标题:没有中国,半岛终战宣言无效!可以随时颠覆

  他还补充道,“然而,和平协定象征着要建破法律和制度保障,不仅仅是韩朝或朝美之间的问题,中国的角色十分重要”。

  1953年7月26日,朝鲜持续三年之久的大范畴战争,经过上千次的艰巨谈判终于达成停战协定。

  在韩美爆出文在寅将参加6月12日的金特会,并与金正恩、特朗普共同宣布结束朝鲜战争之后,青瓦台匆仓促澄清,“文在寅是否参与新加坡会谈发表终战宣言,目前还一直定”,“还需要进一步确认美国和朝鲜的意思”。

  韩国前外交部长官柳宗夏日前在《朝鲜日报》撰文也指出,因为中国是战斗的当事国,所以签订终战宣言或和平协定时,须要作为当事人参与其中,“这不仅是名分上的问题,而是因为中国在实际协议方面表演着绝对重要的角色”。

  换句话,出风头的时候没你的份,但落实的时候,活还得你来干。

  后续需要处理的内容几乎囊括了停战协定里的所有商定,包括军事分界线的划分。

  一种说辞是,中国早已与当年参战的各方实现了和解,建立了外交关系,因而不必参与终战宣言的签署。

  文在寅当天表现:“如果美朝首脑会见成功举行,那么等候能够美朝韩三方首脑见面来增进终战宣言的达成”。

  这股风是否吹进了白宫和青瓦台,不得而知。但在5月27日文在寅通报第二次与金正恩会面情况时,外界确切闻到不一样的味道。

  你来唱戏我搭台

  只管后来半岛局势波折曲折,但坚持了65年的总体宁静,这份法律文书至关重要。

点击进入专题: 美朝首脑谈判筹备工作陆续发展

  在《板门店宣言》上,双方协定“将踊跃促进南北美三方会晤、南北美中四方会晤以构筑永恒牢固的和平协定”。

  对中国在其中的主要性,美韩心知肚明。

  因为否定这些事实的一个潜台词是,如果不中方的加入,存在法律效力的停战协定将无奈废除。这带来一个悖论,如果没有停战协定的废止,终战宣言的基础和法律依据何在?如果这不是一份法律文件,签署终战宣言的意思何在?

  韩国《中央日报》说,如果此事成真,将颇具象征意义,但三人的宣言不具法律效率,因为1953年,签署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的是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司令部(代表韩国)、朝鲜和中国,朝鲜战争和平公约,一定要同样这三方签署才行。

  朝鲜半岛如果结束长达65年的战争状态,当然是件好事。然而很可惜,如果没有中国参与,美朝或者美朝韩三方签署的终战宣言,无奈从技能层面取代《朝鲜停战协定》。说白了,它只是一份双边或三边文件,随时可能被推翻。

  这份停战协定的原名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及中国国民被迫军司令员一方与结合国军总司令另一方对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

  这种说法首先是对历史的无知。

  比喻,基于1953年《板门店停战协定》而划分的“非军事区”应当如何处理,它是否还应该连续存在?军事停战委员会是否需要驱散?等等。

  终战宣言签署时,舞台上诚然是镁光灯闪耀,但后续还有漫长而细致的内容需要处理。毕竟战争状态的终结,远不是一句口号,一纸文书那么简单。

彭德怀元帅在朝鲜停战协定上正式签字

  舆论留心到,这与4月27日朝韩首脑会晤达成的《板门店宣言》上的内容有明显不同。

  1953年《板门店休战协定》明白规定:“各条款在未为双方独特接受的修正与增补,或未为双方政治级跟平解决的适当协议中的划定所清楚代替前,始终有效。”

  所以,“半岛终战宣言,中国被爆出局”?

  还有外交范围的较量。据称,双方在会谈桌上的冷战达到了旷古绝伦的地步??在上千次的谈判中曾创下了双方一言不发“静坐”132分钟的记录。中方的李克农、乔冠华等老一辈外交家在当时的谈判中展现出高超的斗争艺术,为谈判赢得主动。

  绝非体面问题

  “在金特会当天,美朝韩三方将奇特宣布朝鲜战争结束。”

  一方面,对手的尊重首先取决于战场上的胜利。为了让不可一世的美军将领坐到谈判桌,中国公民志愿军为此付出了极其巨大的捐躯。

  有分析认为,这表明青瓦台的构想是:政治意思上的终战宣言由韩朝美三方参与,而轨制保障的和平协定由包含中国在内的四方来签署。

  美韩国内确实有人在宣扬“中国不用参与终战宣言”,还有学者宣称这可能会让原本摩擦一直的中美关联另生枝节。

  5月2日,青瓦台“核心相关人士”表示,“终战宣言是停止战争状况、解除敌对关系的政治宣言,中国是否有必要成为主体,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也就是说,诚然中国是朝鲜战役当事国,但需斟酌到其与韩国、朝鲜、美国已建交,已经解除了敌对关系。

  也正由于如此,对中国事否参与终战宣言,相干各方始终胆大妄为。

  一句话,不中国介入的终战宣言是无效的。

  这是韩国媒体周一爆料出的金特会重磅细节。

  应该说写得是十明显白了,当年的签字国有三方。

  对不起,咱们一直是局内人。

  而这些条款的制定,都有中国的参加。当初要对它们从新处置,无论如何绕不开中国。

  这些基本的历史事实,都是毫无争议的。

  中国是否参与其中,这绝非体面问题。